全部

世界登山英雄王富洲故里印象記

來源:新周口客戶端

作者:梁照曾

2020-03-20

周口日報·新周口客戶端記者 梁照曾 文/圖

南流村,一個誕生世界登山英雄王富洲的地方。

王富洲舊居

3月19日午時,記者隨文物界人士去奉母鎮之余,聽村民說,南流村就在附近,眾人動了造訪南流村的念想,同行的市文物專家、博物館館長周建山甚喜,坦言,英雄故里,魂牽夢繞久矣。眾人皆不識路,遂以車的導航領路,過潁河,即至周漯路上的西華縣址坊鎮,南流村在址坊鎮南邊,約有一隴地遠的路程。

文物專家、市博物館館長周建山和老人交談

進村時,二三村民捧著飯碗閑聊,探問王富洲的家,甚為熱情,遙指村東路南一舊舍,有一家人生活于此,乃王富洲的弟媳。眾人大喜。南流村,乃沙河灣的一個古老小村落,沿河而居,西鄰漯河,不足百戶人家,寬闊大街小巷皆是混凝土路,民風厚樸,村舍儼然,雞犬相聞,逶迤而過的沙河清澈蕩波,油菜花遍野。走進這里,宛如走進油畫中的靜美的田園村落。

王富洲舊居是一處有著四間陳舊紅磚墻平房的小院落。扣開門,一位清瘦老人從屋里走出來,和善慈藹,乃王富洲的弟媳。老人獨自一人居住于此。王富洲姐弟四人,王富洲居二,上有一姐,下有一妹一弟,此乃他們兄妹姐弟生活過的老宅,姐妹嫁人,王富洲考上學,工作在外,弟弟一家生活這里。祖上舊屋為麥草覆頂的土屋,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沙河發洪水,泡塌。弟弟一家在舊墟上蓋成現房。

尋找英雄足跡

王富洲兄妹情深,每年回村看望年邁老母親和家人,匆匆而來,落一下腳就走了。“他是哥,回來住在堂屋東間,那是上房”,老人回憶說,"哥為人干板直正,老母親80多歲去世時,簡辦喪事,不讓張揚,事后,很多地方官場好友埋怨不已,他就是不答應”。靜謐閑適的小院,院內屋舍邊,一棵虬枝滄桑的老香椿樹見證著王富洲兄妹成長,那滄桑的枝丫或許記憶著院內幾代人的耕讀生活和一個世界登山英雄的圖強夢。

刻下剝蝕歲月的老磚是歷史的信物


王富洲于1935年出生在這個小院,中學就讀于淮陽中學,這里離淮陽一二百里,誰能想象到十幾歲的王富洲背著饅頭到淮陽求學,用腳丈量一二百里的土路,或許這個喝著沙河水長大的孩子,從那時起,練就的堅強意志,孕育著他攀登人生高峰、世界高峰的夢想。1958年,王富洲從北京地質學院畢業,同年參加登山運動,登上蘇聯境內海拔7134米的列寧峰。1959年又登上新疆境內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山,同年獲運動健將稱號。1960年5月25日,他作為國家登山突擊隊隊長,帶領兩名隊友從北坡成功登上地球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瑪峰,這是世界首次在北坡登上珠峰。

王富洲舊居東南二三百米處,即是進入村里的沙河古渡口,一首渡人鐵船泊在渡口處,幾位婦女坐在船邊洗衣,頗有古風之韻。在兩岸油菜花掩映下,清澈的河水從腳邊流過,包括王富洲在內,村里一代代的孩子或許曾經在這里淘氣地洗澡、瘋玩,古老渡口是孩子們的樂園,也是一代代村民邁向外界的起點,從這里放飛美好生活的夢想……

老渡口洗衣的女人們

這個古老小村落曾于清乾隆年間曾經出個王羽鑲的秀才,遺一石碑,無片語留給村里后生。敏而好學,自強奮斗,應是融入這座古村的血脈精神。世界登山英雄王富洲居京在體育部門工作,將一生精力傾注于他熱愛的登山事業,直到2015年5月病逝。他生于斯,長于斯,卻未眠于斯,一生更沒有給家里或者村里留下物質財富,但是卻為這里留下正直、敏厚、拼搏、奮斗的精神財富。

[責任編輯:李鶴]

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周口24小時

七星彩中奖规则